从《你好,李焕英》到《赘婿》,影视行业复苏背后的价值新逻辑

©深响原创 · 作者|王舷歌

还记得一年前吗?大片撤档、影院关门、剧组停工、资金乱序……被动地,影视行业的洗牌加速;主动地,从业者们更加修炼内功、共克时艰。

幸运的是,一整年的涤荡与进化之后,中国影视率先复苏:

在刚刚过去的春节档里,《你好,李焕英》《唐探3》两部作品跻身中国影史票房前五,而春节档整体则以超过78亿元的票房,创下纪录,成为名副其实的最强春节档;

与此同时,开年的剧集市场上也出现了多部爆款热播剧。已完结的《斗罗大陆》此前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电视剧频道、央视频与腾讯视频同步开播。首播当天虽然仅播出一集,但央视频平台当日新增用户43万,日活跃用户数量上涨47%,日活跃用户数上涨56%,均创央视频平台2021年新高。截至2月28日,该剧在腾讯视频累计播放量已超过30亿次。

正在播出中的《赘婿》则在爱奇艺站内热度值已破万,而上一部爱奇站内热度值破万的作品还是2018年的《延禧宫略》,“赘婿”的微博主话题阅读量破22亿、全网更是获得了100+热搜话题。

好消息不止是优质内容受到欢迎,好内容背后的公司也收获了认可。资本市场上,稻草熊成功上市,博纳上市在即,柠萌启动A股上市,阅文股价上涨——冷冻了多年的文娱市场再次活络起来,传媒分析师也不再是“气氛组”。

周期轮回,苦喊多年的“内容为王”,终于要迎来价值时刻。


让偶然成为必然

影视行业多年辛酸,大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但不得不说的是,市场对于“轻资产”的内容行业还是格外严苛的。在好内容的价值被进一步放大的同时,有一个值得注意的新现象是——并非爆款背后所有的公司都得到市场的认可。

过去一个爆款作品可以给上市公司狂拉涨停,当年《战狼2》封神时,北京文化市值爆涨60亿。但如今的投资者不会再只以单个爆款为度量衡了。近两年春节档的爆款电影,对于上市公司的“利好”明显温和了起来。

比如2020年以31亿票房登顶全球票房冠军的《八佰》,其背后的华谊兄弟股价已经回到了上映之前,总市值在百亿左右。而去年整体表现平淡的光线传媒却仍然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总市值在400亿左右。

这是一个相对明显的信号:没有好内容的公司肯定得不到认可,但只有单一爆款的公司也很难获得长期的看多,资本的抗风险需求逐日增长,行业对于综合实力的考量被放到了关键位置。

再比如阅文,很多人错过了这家“神奇”的公司。去年4月,程武接棒阅文出任首席执行官,力推改革。其实通常情况下,管理层的动荡会让投资者“心慌”,但自阅文新管理层上任以来,其股价已经上涨1倍多。

更重要的是,在爆款《庆余年》之后,《你好,李焕英》《赘婿》《斗罗大陆》等好内容背后也皆有阅文或旗下新丽身影,预期中的还有《1921》、《一人之下》《庆余年2》等等。

爆款不再是偶然。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CEO、腾讯影业CEO、腾讯动漫董事长程武曾告诉「深响」:“IP影视化的核心命题是要化成功的偶然为必然,实现IP运营的规模化提质提速。”从《庆余年》到《赘婿》,如今新的阅文的可持续IP开发理念逐渐浮出水面。

以《赘婿》为例,2011年小说连载于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2017年,小说版权被腾讯影业看中并买下,由腾讯影业评估IP开发立项,再由新丽传媒负责具体创制。也就是说,这部作品并非单打独斗,而是集合了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驾马车”的能力与协同效应。

此前影视行业里滥改魔改横行,究其根因,还是同一IP的权益太过分散,各个环节只以自身利益为考量竭泽而渔,缺少真正能调度全局、从IP生命发展角度出发的顶层设计,也缺少高效果敢的执行力。

根据制片人刘闻洋的回顾,《赘婿》在整个项目开发中,“三驾马车”给予了一定的分工:

  • 腾讯影业承担的责任主要是挖掘IP价值,为整个项目做评估,包括做成多系列开发的决策,寻找最适合开发的合作伙伴等;

  • 阅文集团则负责提供大量有关原著小说侧的数据和反馈、帮助创作;

  • 新丽传媒从剧本的开发、创作、制作,全方位把控;

  • 最后三家在一起从IP源头、资源整合、发行、到宣传,提高创作效率。

而高度整合带来的也不止是IP开发的各个环节的耦合和统一,还有影视工业化制作效率的提升。

以《赘婿》的拍摄制作周期为例,一般电视剧项目从开机到上线需要经历一年多甚至两年的时间。然而,《赘婿》2020年6月开机,2021年2月就上线了。“如果不是高度的工业化,《赘婿》不会这么快完成。”刘闻洋告诉深响。

在拍摄的105天内,程武与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也来到现场探班。导演邓科坦言整个过程“既没有干涉创作,又有效地提出了参考想法。”——而这亦是衡量内容操盘者的重要因子,过去绝大多数影视内容公司的管理团队较为“艺术”,缺少商业思维,也很难跳出内容本身纵观全局。

随着行业走向深处,管理层的治理能力是让事业做得更长远的必备要素。

郭麒麟、程武、曹华益

好内容的真逻辑

如此一来,新阅文通过“让偶然成为必然”的打法,在行业和观众心里形成一种精品内容的条件反射。这也就解开了内容行业多年的价值评估悖论。

如果按照传统投资回报的逻辑,任何聪明人都不会涉足内容行业。因为传统的价值逻辑归根结底是对确定性的投资。而影视内容行业却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虽然,阅文调整自身发展方向并发力完善自身内容生态得到了广泛认可,但是,如果按照资本传统的逻辑,内容公司似乎比不上多几条生产线就多几倍产能的制造业公司,或者全是标品的快消公司。

而以阅文为代表的内容产业真正的价值其实恰恰就在这里:好内容随着时代气息与社会底色的起伏而微妙变化,它永远是连接人的最好路径,也对应着马斯洛层次里上层的需求。在未来,内容制作的精细化会是这个行业的基本诚意,真正拉开差距的,是在内容表达的过程中,精神关照的共鸣感与持续张力。

IP成为了那个“灵魂”。

程武曾告诉「深响」:“孤立地去看,网络文学、动漫、影视……每一个行业都有着明显的天花板。但如果以IP为核心用全面且长远的视角来看产业全景,围绕用户内容的需求去整合、去取长补短,这些困扰行业的难题或可得到解决。”

从《庆余年》到《赘婿》,阅文更多会在发掘IP的前期做重点投入,对于那些有文化内涵、有精神内核、有开发潜力、有延展空间的作品,给予更多的资源加持和体系内的平台能力支持。因此,阅文绝不是一个头部网文平台,而是包括文学、动漫、影视、游戏和衍生业务等等以IP为基础的综合性文化企业,其在资本市场上的想象空间也由此打开。

自新管理层上任以来,阅文正不断融入腾讯新文创战略,给IP正名,其关注对象不仅是作品本身,更关注系统、长线、有秩序的IP建设。同时,围绕 IP长线塑造,也会重新思考和构建所涉及的版权关系、协作关系、利益分配机制等等问题,从而建立起更加成熟且健康的工业体系和产业生态。

内容产业的天花板不是很低而是非常高,IP价值的上升期和生命力不可限量。

这是一个幸运的时代,幸运之处在于内容的价值被前所未有地重视——无论是头部内容的“顶流效应”、腰部内容的“长尾效应”,还是产业之外,货架电商往内容电商上倾斜力量……各种细节都预示着“内容为王”的长期逻辑不会变。

这也是一个艰难的时代,难点在于风向瞬息万变,口味圈层化的趋势也愈发明显,随着行业的逐步成熟,内容的优质标准越来越高。

能尊重内容行业规律的公司不多,能全方位调度资源的内容公司更是凤毛麟角。在影视内容的大市场上,头部效应会不断放大, 而这种优质标的的稀缺性则会进一步巩固其在市场上的地位,带来更多的价值。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期待您加入深响社区,链接有价值的科技内容和内容读者,我们期待您的到来!详情请戳
加群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