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档网络电影更好看了,爱奇艺超级影院背后的网生电影在迭代
吕玥 2星期前

春节档网络电影更好看了,爱奇艺超级影院背后的网生电影在迭代

©️深响原创 · 作者 | 吕玥

截至2月14日,2021年春节档两天的总票房已经达到30.47亿。撤档、停业、限流、复工……动荡了一整年的电影行业,终于又迎来了业内最热闹的时刻——春节档。

去年春节档因黑天鹅事件而不得已消失,但今年春节档确实极为特殊、且更加热闹:一方面院线电影在两天前正式开启大战,七部大片背后是国内头部影企和几大互联网公司的集体入局;而另一方面,两部院线级别电影《少林寺之得宝传奇》《发财日记》直接来到线上在爱奇艺上线。 

这两部影片,其实也是安排在今年“网络电影春节档”的重点作品。 

此前,中国电影家协会网络电影工作委员会联合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共同发起了2021网络电影春节档,并公布了一份影片总数量多达43部的丰厚片单。“网络电影春节档”概念的正式提出,也意味着电影的在线发行更加“备受重视”。

而院线级电影在线发行背后,除了作为单纯的线上发行平台,视频平台的角色也在过去10年发生了巨大变化。

从发展历程上说,视频平台经历了从院线电影的版权购买到为网络电影提供发行空间、再到视频平台自制院线电影以及第一时间上线院线级新片的过程,从联合出品到主投主控,从单纯的媒介渠道到深入产业上下游各个环节;而用户也随着视频平台商业模式的变迁,从免费看电影+广告,变为会员免费看,再到为院线下映上线的电影付适中的点映价格,再到用户第一时间单片付费看新片。 

这其中,体现的其实是视频平台对电影产业的逐渐渗透以及视频平台想做原创电影的决心。

流媒体能做出好电影吗?答案从奈飞的《罗马》和《爱尔兰人》就可以看出,只不过对于国内视频平台来说,一切都还是起步。

参照剧集和综艺的发展路径,自制剧集和自制综艺已经成为一种评价优质作品的“标签”。尽管电影产业和综艺、剧集的逻辑有差异,随着院线级电影在网络的首发以及视频平台已经推出的原创院线电影,至少意味着视频平台离真正得到传统电影行业的认可,向前迈了一步。

在线电影:撕标签、破壁和新模式

在线电影大致可以概括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大家熟知的网络电影,另一部分是单片付费电影。 

提及“网络电影”,很多人的认知和评价或许是“不如院线电影”。

这是网络电影早期“野蛮生长”留下的印记。2014年,网络电影初兴,当年有450部影片上线,冲着“钱景”而来的众多非专业团队以极快的速度制造内容,靠片名和前六分钟的大尺度内容取胜,成为了行业常态。 

小成本、小团队、非专业、赚快钱,为网大打上了“低质”的标签。“这是一种风气,没有那类内容都不能叫网大。”网大导演秦教授在接受采访时坦然的说。 

春节档网络电影更好看了,爱奇艺超级影院背后的网生电影在迭代

但事实上,从2016年起网络电影这一行业就“变了天”。

先是政策对网络视听产业和网生内容进行了规范,而后爱腾优三平台又联合进行了内容自查和清理。曾经网大制作方最爱的内容题材被规则管束了起来,仅靠前六分钟的大尺度或是蹭IP的片名海报这类操作,已经成为过去式。

与此同时,2017年后爱腾优三家对分账模式进行持续更新,目的是以更合理、规范的商业模式来鼓励优质内容的创作。在精品化的行业趋势下,网络电影的投资体量和制作水准不断提升,题材类型也更加丰富。淘梦、新片场等多个制作公司走到了前列,整个行业则更加成熟。

2020年之后,网络电影则又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首先是疫情导致影院停工,网络电影因此而获得了“宅经济红利”。据《2020中国网络电影行业报告》数据,2020年网络电影分账票房破千万的共有79部,总量较前一年翻番。千万级影片的票房规模13.9亿元,同比增长高达125%。

春节档网络电影更好看了,爱奇艺超级影院背后的网生电影在迭代

《2020中国网络电影行业报告》

其次,电影在线下放映受阻转而来到线上,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开始“破壁”。“网络电影”这一概念所指的也不再是比“院线电影低一等级”的内容,“网络”更多的是指发行渠道,而并非是对影片本身划分和定义。

更特别的是,由于有更多原本计划在院线上映或是院线级别的电影来到了线上,一种新模式——PVOD模式也随之出现。 

PVOD(Premium Video on Demand,优质/高端视频点播)是一种付费点播模式,该模式下用户能够以第一窗口期在线上平台看到新片。

在海外,好莱坞片厂于2017年就推行过这一模式。环球影业首开先河推出了PVOD模式的新片,华纳、派拉蒙紧随其后,同时Netflix、Disney+、Apple+等主要的流媒体平台也纷纷跟进。

春节档网络电影更好看了,爱奇艺超级影院背后的网生电影在迭代

环球影业以PVOD模式上映《魔法精灵2》

而在国内,PVOD模式在2020年由爱奇艺首次在《肥龙过江》这部影片上尝试应用。此前长视频平台长期以SVOD(会员订阅型视频点播)和TVOD(会员单点付费)两种点播模式和部分影片采用AVOD(广告型视频点播)三种模式供用户选择。

率先以《肥龙过江》这部影片应用PVOD模式后,爱奇艺在这一模式下还上线了《我们永不言弃》《春潮》《婚姻故事》《征途》等影片。基于所有应用PVOD模式的影片,爱奇艺还推出了以此为核心的线上影院品牌“超级影院”,其目的在于能够让用户在第一时间不用等待看到院线级新片,为更多愿意来到线上或更适合线上的影片开拓新的商业价值空间。

春节档网络电影更好看了,爱奇艺超级影院背后的网生电影在迭代

曾在戛纳、FIRST等电影节(展)上广受好评的《春江水暖》,就是2020年8月在爱奇艺“超级影院”上映的一部影片。

事实上从戛纳回来之后,该片因为方言、时长和“文艺”类型等原因一直没能够找到影院发行。再加之疫情接踵而至,影片上院线更是遥遥无期。眼看项目难回款、公司运营停滞、现金流要遭受致命打击,影片出品方工厂大门的创始人黄旭峰焦虑到整晚失眠。

巨大压力之下,黄旭峰主动找到了爱奇艺寻求合作,让《春江水暖》在线上以PVOD模式上映。

春节档网络电影更好看了,爱奇艺超级影院背后的网生电影在迭代

选择在网络上线让黄旭峰“救了急”,但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他也表示,自己其实早已感受到了网络发行不可逆的趋势。与此同时,他也为工厂大门定下了新发展目标,就是在未来把一部分适合互联网的电影拿到线上。

由此来看,当更多像工厂大门这样的公司来到线下,这在一定程度上势必会倒逼网络电影进一步提升制作水准。

多军会师新电影创作:流媒体挺进上游 电影人进军网络

在线电影的背后载体,离不开视频平台。 

事实上,从网络电影这一具体的内容类别上升至整个电影行业来看,长视频平台对于电影行业的影响巨大且深远,绝不只是提出了一个新概念、推出了一种新品类、做了一个播出渠道。

长视频深入电影领域从最早的拿版权开始。早在2011年爱奇艺就拿下了派拉蒙《变形金刚3》的网络版权,并将其以各种VOD网络点播的形式分销给了其他互联网视频公司。2015年,爱奇艺先后和派拉蒙、NBC环球达成电影授权合作;2018年,第90届奥斯卡揭晓,爱奇艺锁定版权的影片拿到了13个奖项,其中包括《水形物语》《三块广告牌》等六部获奖影片。

春节档网络电影更好看了,爱奇艺超级影院背后的网生电影在迭代

当然几大平台也不只是做“版权购买方”。

在2015年前后,有众多互联网企业都入局了电影行业,其中长视频领域的几个玩家也都在从渠道向内容方延伸。例如乐视成立了乐视影业,并收购花儿影视;爱奇艺成立了爱奇艺影业,之后还与华策成立了合资公司;阿里巴巴收购了文化中国,阿里影业随之成立;腾讯也成立了企鹅影业和腾讯影业。

布局背后原因其实不难理解。那几年中国电影市场正处于高速发展期,据媒体报道2005年到2014年国内电影票房年增速集中在30%-40%,市场空间也扩大了近15倍,并且未来电影行业的增长空间仍然巨大。而行业的利好消息也很快传至资本市场,上市公司一旦与影视概念相关,股价即可高速飞涨。

春节档网络电影更好看了,爱奇艺超级影院背后的网生电影在迭代

拥有资金、播出渠道和海量用户资源的互联网公司,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一机遇。所有长视频平台也都深知,只做播出渠道平台会越来越管道化,很难形成竞争壁垒。而在此时向上游产业进军,就能够正式进入电影行业,从而打造完整产业链,实现从投资出品、制作到宣发、上映全流程的参与,在行业内获得更大话语权。

视频平台致力于推出原创电影,预示着视频平台在向产业的更上游发力。去年8月,爱奇艺公布了包括《中国乒乓》《彷徨之刃》《看不见的客人》在内的13部原创电影作品,涵盖动作、犯罪、悬疑、青春等多元化商业类型,这些作品都将在2021年陆续上映。 

而传统电影人也越来越看到了流媒体趋势,在往“线上”走。去年7月,曾经担任过万达院线总经理、华谊兄弟电影CEO的叶宁,自己创业创办了青崧影业,开始更关注互联网对于电影产业的变化。 

他认为网大只是一个阶段性的产物,终极产物一定是网生电影,且网生电影与院线电影在内容核心上不会有本质区别。“网生电影可以产生先进的产品模式,也可以给年轻创作者提供更大的市场。”叶宁说。

从“网生电影可以产生先进的产品模式”这个角度去看,也许未来PVOD模式还会有更大的市场空间。在D2C的趋势下,网生电影也势必会通过更直面用户的方式接受C端考验。

但无论如何,2021年我们看到了更多电影人动起来了。《少林寺之得宝传奇》和《发财日记》走到线上首发,就是一种积极的开始。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期待您加入深响社区,链接有价值的科技内容和内容读者,我们期待您的到来!详情请戳
加群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