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庚子年:把握时代的三次投资机会

逃离庚子年:把握时代的三次投资机会

©️资本侦探原创

作者 | 颜宇

2020年的倒数第四天,《纽约客》发布「The Plague Year」(大灾之年)。这篇长文尽力还原了美国如何面对新冠疫情,年初隔岸观火,春季笃信能够控制,直至大流行来临,失业率飙升,股灾爆发,印钞水闸大开,接着华尔街悄然让财富发生大转移,美股在年末创下新高。

这场疫情下的种种“小事”,共同组合出来了一个被很多人忽略的大问题:灾难之下富人越富,为什么成了刻在人类文明史上的铁律?

灾难与财富,向来都是共生的。历史书上,每逢地震、瘟疫、战争富人们都会开启的饕餮盛宴,被压迫者为了活着,会交出多年耕耘的土地,以此来换取生存。即便遇到王朝更迭,这种普通人杀向上层社会的大好机会,也是如此。古人很形象的做出过总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封建文明起,普通人想完成阶级跨越只能“当官与经商”。17世纪二级市场诞生后,财富分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股市给了每个投资者跟随时代的机会。而这三条路径可以用两个字概括——智慧。在日后的发展中,三股力量最终交汇于一处,成为撬动阶层分化的尸山血海。

去年3月底,《泰晤士报》刊登了一则头条新闻:“失业率飙升,美国病毒病例高居世界首位。”而美股却扭跌为涨,开始了一段与实际经济状况不符的长时间攀升。四个月后,在华尔街旁的多个街区,无数废弃家具没人清理,很多贫民被迫就地生活。

有趣的是,政府一直在慈悲地印钱救助普通人。

2020年8月7日,推特网红Charlie Bilello称,“苹果、亚马逊、微软和谷歌的总市值达到6.2万亿美元,超过了美国和中国外的所有国家GDP。”这揭露了资本市场的残酷,投资者不用有多高明的认知,只要相信这4个赢家,就能抢光普通人手中的钱。简而言之,就是跟随时代的胜利者。

从千禧年开始,我们的生活就与互联网息息相关,因此诞生了一批世界级企业勇登时代的山巅。人们对这些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