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管云鹏:我就是龙王 | 独家专访

逆袭管云鹏:我就是龙王 | 独家专访

©深响原创 · 作者|洪雨晗

一切都来得有些突然。

管云鹏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广告鬼畜竟会出现在大学室友的微信群中,下一秒,他就收到了室友的私信,是跟他关系很铁的老四,发了管云鹏的歪嘴表情包——“耐克脸”,说他在B站鬼畜区火了。

管云鹏不信,说这也没火呢,出去都没人认识,结果第三天,就有人在路上认出了龙王。

真火了,管云鹏这才意识到。

可这对谁来说都是一件尴尬的事情——从事自己热爱的演员职业,十年默默无闻,甚至无活可做,不得已换了条路,干了内心抵触的生计,竟一夜成名。

虽然还没达到家喻户晓的程度,但对于他来说,当下的名与利也足够消化好一阵子。

管云鹏在B站发布的首个短视频点击量高达915万,粉丝量94.6万,直逼B站顶流——百万UP主。这些数据是他的成绩,也逼迫着管云鹏驶入快车道。

流量呼啸而来,他还没有准备好。热度呼啸而过,他也会担心自己是不是昙花一现。经历着加速放大的这一切,管云鹏必须再次像龙王一样忍耐、蓄力、改变,以此换取命运的真正跃迁。

从卑微开始

尽管他的赘婿系列视频在B站播放量已经超过了2000万,但管云鹏走进我们约好的咖啡厅时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动静。他主动来握手,微笑加深了两条明显的法令纹,就是歪嘴笑时会被过度挤压的那两条。

“如果火到现在我出门,真的要戴个口罩,我觉得我是火了。”管云鹏笑道,“但是还没有达到谁都认识的地步。”经纪人则随即补了一句:“火的也是龙王那个角色。”

这确实是困扰管云鹏的一点,B站视频里数万条“参见龙王”的弹幕快速闪出然后消失,却很少有人知道或者说在意角色背后的演员是谁。即便此前,管云鹏已参演了不少在各卫视播放的正剧。

逆袭管云鹏:我就是龙王 | 独家专访

来源:管云鹏B站视频截图

“我喜欢表演,从小就喜欢,小学同学录写的梦想就是当演员。”管云鹏说:“虽然那时候不知道演员是什么,但大家写的都是当医生、当警察、当科学家等这样。”

2006年,初二在读的管云鹏参与了河南省的一个电影制片厂的小电影拍摄,那是他第一次拍戏。但在高中毕业的时候,他还是屈服于“表演并不能有稳定工作”的成见,选择了家人认为相对稳定的播音主持专业。

管云鹏骗自己——“都是在镜头前展现,电视台也行,很多电视台的主持人也会拍一些小的戏,这样我是不是也可以再转一下,就相当于曲线救国。”

但事实上,他并不能曲线救国。娱乐是个圈,和绝大多数“师出无门”的演员一样,敲门砖都无处可寻,更不用说进门了。台前的光鲜亮丽始终是凤毛麟角,水面之下有太多的卑微与残酷。

好在管云鹏并不是甘于等待的性格,他在大学期间做活动主持人、婚庆主持人,偶尔运气不错还可以接到一些小宣传片和广告的活,放假期间甚至还当过艺考的播音老师。“当时也没有给自己很准确的规划,说我以后一定要往哪个方向发展,只能说是走着看。”

逆袭管云鹏:我就是龙王 | 独家专访

管云鹏高中和大学的证件照来源:管云鹏微博

机会来得突然。

大四那年,正在准备考研的管云鹏,看到了《 学生兵 》剧组的组讯,他没有多想就去试戏并意外地接到了人生的第一个正式角色。“当时坐了好多人。演员、导演、制片,我都不认识谁是谁,就让我试戏,演完之后,那个老大就说,再给他找一段,找了四段,还是五段,试完之后,当场让我签合同。”

合同摆在面前,管云鹏只有两分钟的思考时间。

来试戏之前,他刚报了河南电视台举办的主持人大赛,已经进到了第二轮,时间也在7月,和拍戏的时间冲突。“人家说你签了合同拍戏,你就不能请假了。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得抉择以后的职业了。”管云鹏这次没有打电话回家,“那两分钟,只有我自己在思考,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工作。”

两分钟,管云鹏选择了拍戏。

逆袭管云鹏:我就是龙王 | 独家专访

管云鹏在电视剧《学生兵》中饰演钱刚

拍戏这条路不好走,管云鹏没有系统的学过表演,动作做得碎,还经常将播音时的念词习惯带到表演中,在《学生兵》剧组中挨骂是常态。直到一次拍戏时,管云鹏余光看到镜头被挡住,他不自觉地挪了半个身位,之后导演夸他特别好,学会了“找饭吃”,管云鹏感叹:“被骂了半个月,终于自己开窍了。”

拍完《学生兵》后,管云鹏成了出品方天沐影业公司的签约艺人,往后跟随张东东导演拍了《战天狼》和《浴血十四年》。

低谷与蛰伏

2018年,管云鹏跟公司解约,失去了不少圈内资源的支持,仅剩一个经纪人带着他,但经纪人不知为何并没有带他见过一个剧组。接二连三的坏消息,管云鹏的心态有了变化。

“那时候很慌,很焦虑。那种焦虑,我不知道用什么词语去形容,就是感觉在这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包括家里人的声音,朋友的声音,自己经济能力也没有,然后还负债。”管云鹏那时候的生活异常简单,睡觉、看电影、做饭,除了为保持体型每天坚持外出健身,管云鹏基本没有离开住所。

说是住所,其实是北京东五环外的一个小隔断,隔壁房间说话,听得一清二楚,六个人共用一整间房,胜在房租便宜,一千出头。“当时想着有戏了再搬稍微好一点的,但一直没有戏。”好在管云鹏的房间有一扇窗户,可以看到对面的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坐在隔断里的小床上看向窗外,看着夕阳一点点消逝,管云鹏知道,又一天过去了。

有一次,管云鹏很难受,给朋友打电话说自己快坚持不下去了,“我多么想听到他说一声,坚持不下去你就回来,有我们呢。”结果朋友对他说,那你再坚持坚持吧。这种鼓励,对管云鹏来说是一种煎熬。

在北京的这小一年的时间,管云鹏没有接一个戏,没有一分收入。看不到希望,他没有了继续待下去的信心。

逆袭管云鹏:我就是龙王 | 独家专访

来源:管云鹏微博

2018年的六七月份,不到一年时间,管云鹏从北京回郑州了。“我发小开车来拉我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拉走,拉到家里。”

生活仍要继续,回到家里之后,管云鹏开始厚着脸皮,跟之前在郑州合作过的导演打电话,说自己已回郑州。

自2016年离开这里,已有将近三年的时间,郑州影视圈子不大,以前管云鹏在里面小有名气,而他脱离了郑州的影视圈后,很多新人又填充进来。2018年,当管云鹏再回去的时候,很多人已不知道他是谁了。

管云鹏能做的只有不停的跑剧组,北京的机会他也没有放弃,如果要去北京试戏,管云鹏会提前买好前一晚郑州到北京的硬座车票,等清早到北京后匆匆赶往剧组,到晚上,再坐硬座回郑州,这相当于节省了在北京两晚上的住宿费。

对管云鹏而言,这是一道熟悉的算术题,郑州到北京的K字头硬座票,93元一张,凌晨的车厢比较安静,他还可以抓住时间小睡一会儿,一去一回,到北京试戏的成本就可以控制在200块左右。

唯一让管云鹏烦恼的是,硬座车厢座位拥挤,味道也很大,第二天到北京后,衣服会褶皱不堪,头发也奇怪的发油,因此,管云鹏通常穿上背心拖鞋大裤衩坐火车,到北京后找一个洗手间换上包里的干净衣物。

其它问题都解决了,洗头是这趟行程的难点,早早到了试戏地点附近,管云鹏会在手机上搜理发店,他通会看看周边有没有小胡同、老小区,那里面的小店通常是附近的居民开的,价格更低。“小胡同里面一个40多岁的阿姨,她洗头说是15块钱,我说阿姨这样,我自己洗,不用你帮我,我自己也带了洗发膏,5块钱可不可以?”

逆袭管云鹏:我就是龙王 | 独家专访

那是管云鹏最窘迫的一段日子,二十四五岁的人,没有任何收入和积蓄,工作看不到未来,甚至生存也成了问题。

“没有敢跟家里张嘴去要(钱),而是说回到家,爸妈说给你加点先,我说不用了,就这样让一下,第二下都不再让。就说那给你打过去吧,默默的接住。包括借朋友的,还有那时借呗上长期的分期。后来只要是拍戏,就赶快先还一下。”

困难不单单是经济生活上的,还有朋友的压力,家人的担忧,管云鹏时常也在想要不要放弃这一职业,回去做播音主持。他的大学同学们不是在地方电视台当主持人、记者,就是考上公务员去事业单位,做播音主持本行的都没有几个,更别说演员。

方方面面的压力下,管云鹏甚至去考过一次公务员,“我老家是安阳的,我们那有一条隋唐大运河,它有一个讲解员,招播音主持专业。”管云鹏没有考上,“我考上了,我觉得我也不会去。那个时候,爸妈说话你没有办法反驳,你没有成绩,的确自己拿不出来东西。”

我们问他为什么可以扛下来,他回答:“演员是一个要去熬的东西,最起码我要熬到同龄人不干这个了,我在同龄人当中,不算佼佼者,我熬到四十,那些人都不干了,我四十岁再出来不就成了。当时就是一股劲,我要使劲去熬。就算干其他的,也是一种熬的状态。”

再次接戏是在2019年的六七月份,管云鹏连着拍了两部电影,都是郑州的制作公司。这两个戏,让管云鹏有能力还了一部分外债。

机会来了

2019年末,以“廉价”“速成”“快速迭代”为标签的信息流广告来了。

刚开始接触信息流的时候,管云鹏内心有些抵触。

在拍的第一部电视剧中,算是男三号,还是试戏试上去的,起点算比较高。可当他回到郑州拍信息流广告时,发现很多演员都是学生兼职,拍戏现场的设备与现场的环境,都不像传统影视业那样正规。"我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拍摄,我接触了传统影视拍摄再到这,肯定内心是有落差的。"

管云鹏刚开始想要不就不拍了,但演员接一个活才有一口饭,既然选择回到郑州,目前的状态,就只能学会接受、融入。

"我当时想的就是赶快赚钱,攒钱,有一天能再拍戏。"管云鹏说道,"是从无奈,被迫接受的状态,到后来去融入,慢慢适应。你要进入工作状态,对这个片子负责,大家才会认可你,以后可能会有更多的机会找到你。"

逆袭管云鹏:我就是龙王 | 独家专访

信息流广告的拍摄节奏非常快,由于资金和人手有限,演员们还需要自备部分服装和妆容,帮忙搬运道具,打灯光。熟悉台词和剧本的时间也非常短暂,从凌晨5点起床,一直到深夜才能休息。

由于广告时间短,一分钟的片子必须吸睛——于是,能让人侧目的“扇耳光”场面就成了绝佳流量利器。一分钟里大约会出现四五个耳光,虽然拍摄时会有借位,但管云鹏需要近景、特写、全景挨一遍,在给对方近景、全景的拍摄搭戏时再挨一遍。次数一多就容易犯错,真巴掌就扇了过来。

而一天的酬劳只有固定的几百块。

从十一月份一直拍到了一月份,管云鹏在第一家拍信息流的公司呆了三个月。那个时候管云鹏拍的不多,一个月只有四五天有活,而圈内“顶流”,一个月拍30天。

"那时候就羡慕别人,怎么能接这么多活呢,那时候就说谁拍得多谁就是活王。"

在B站上,不少网友对管云鹏在信息流广告中演技的评价是:"演技在线,比流量明星要强。"或许也是因为这一点,到年末,管云鹏拍的数条信息流广告开始"爆单"了。疫情过后,管云鹏的活越来越多,不知不觉,管云鹏也成为了同行口中的"活王",此后,管云鹏开始系统地拍摄龙王赘婿系列广告。

重返北京

接下来的故事,就是大家所看到的那样——龙王赘婿系列广告爆红了。

故事里,管云鹏扮演着一个衣着寒酸,不断被羞辱的男主角,但在视频后半段,他会上演惊天逆袭,真正的身份揭晓,他是神医,是龙王、是战神,是顶级财富家族的继承人。

"我知道粉丝的群体,男性占比比较多。其实你说赘婿,和我们日常生活当中的每个人,有很多息息相关的地方,都是一个隐忍,包括工作不得志,或者生活不得意,都处于这样的阶段。大家都想要有一个逆袭和反转的阶段,再幻想出来自己有这样的一幕,所以大家才会觉得这个很爽。"管云鹏如是分析角色爆红的原因。

跳出尬剧,管云鹏的经历其实和龙王很像——长期的蛰伏,一日爆发。

管云鹏笑道:"我本人就是龙王。龙王这个状态,之前低谷,最后反转。不一样的是,戏里的龙王,当时知道自己是很厉害的身份,戏外的我管云鹏,是不知道以后可能会有红的这一天的。"

逆袭管云鹏:我就是龙王 | 独家专访

来源:管云鹏微博

角色火了,管云鹏的电话及微信不断,"有一次给我打电话,打到凌晨四点,我睡觉了,睡到六点起来之后,又开始有微信。"这其中大多是MCN公司,它们接触管云鹏是想将其网红方向培养。

管云鹏拒绝了所有的MCN公司,最终选择回到北京、签约金色传媒——一家传统影视公司。

"当别人来找你,我就在想,我值不值得你给我这么多钱。因为网红只是一时的,慢慢再往影视上转的话,就很难了。让我直播带货,去做网红的一些东西,跟我想做演员是相悖的,所有的MCN公司,我都是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还是想要往传统影视业去走的。"

他很清醒,也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淡定,他自称是经历过低谷的人,管云鹏知道观众的记忆只有几秒,一波流量消失之后他可能会面临无人问津的窘境。

再次出发

龙王只是一个梗。歪嘴也只是一个动作。

B站鬼畜区的素材一直更新,流量时代永远不缺吸睛的人。马保国、丁真……龙王绝不用担心后继无人。

就连弹幕里也有很多“明白人”直言不讳——"当评论全是耗子尾汁不讲武德,而不是√√√√√的时候,我知道时代已经变了" "你确实很有意思,但我再刷几个视频就会忘了你""连凤梨都会过期,更何况是梗呢?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不会过期的吗?"

许多网友劝他不要一直消费龙王这个梗,不然就像游乐王子"雨女无瓜"的梗一般,过度消费。可现实是,管云鹏发布的其它类型视频,点击量远低于龙王赘婿系列。

逆袭管云鹏:我就是龙王 | 独家专访

管云鹏的B站主页,视频播放量下降明显

“我是一个演员,现在只是通过这种方式有了一定的热度流量,网红更新换代那么快,这个让大家短时间喜欢我,再往后,大家喜欢哪个就不知道了。但是影视作品不一样,可能这个大家不喜欢,但是你一直拍,总有一个会好一点。”

在管云鹏的家乡安阳,有一个"三年"的传统习俗,人去世三年,会办最后一次白事,再这之后,很少有人再关注逝者了。管云鹏说:"我想要在我走了之后,可以留一些东西,我的作品也好,我代表的精神也好,或者是有喜欢我的人也好,能够继续留存在这个世界上。"

当流量宠幸管云鹏时,他心中大概有了答案。

现在的管云鹏又重新忙碌了起来,以演员的身份。一场接一场的试戏,一天又一天的奔波。

当然,管云鹏的所有经历放到演员的大池子里,其实并不算什么。顶流之下,大多数演员尽其毕生精力都可能毫无结果,要想在这个利益早已板结的职业路径里找到一席之地,需要实力、也需要运气。

祝这个年轻的演员,好运。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期待您加入深响社区,链接有价值的科技内容和内容读者,我们期待您的到来!详情请戳
加群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