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书如何打造“飞效应”?

©深响原创 · 作者|鸿键

一场疫情,让远程办公迅速得到普及,热潮当中,互联网大厂出品的协同办公产品屡屡成为市场焦点。随着数字化工作方式进一步渗透到各行各业,从字节跳动内部“走出来”的飞书又有了新的动作。

11月18日,飞书在北京举办了“2020飞书未来无限大会”。会上,飞书推出产品的新版本“π”,发布了独立APP“飞书文档”,且在视频会议、即时沟通等功能上都宣布了重大更新。此外,飞书还发布了“启飞计划”,并邀请物美、小米等企业高管到场分享了关于飞书的使用体验。

这是飞书对外举办的第一次发布会,同时也是一场“迟到”的大会。

从公司内部走向外部市场,飞书的商业化已经进行了一年多,小米、物美、华润、蔚来、真格基金等企业都是飞书的客户。之所以到这时才举办发布会,飞书总裁张楠向包括「深响」在内媒体透露,其实飞书本打算在年初举办大会,但因为疫情延后到了现在。

某种程度上,延后举办的“飞书未来无限大会”处在一个微妙的时间点。疫情影响逐渐减弱,远程办公的热度也有所下降,“飞书未来无限大会”相当于给市场提供了重新看待协同办公产品的视角。

与此同时,飞书的缘起、和字节跳动的关系、以及在商业化上的思考等诸多问题,也都在这次“首秀”中一次性得到全面解答。

“飞效应”的魅力

“我们希望能够打造一款这个时代需要的、趁手的产品。”在演讲中,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如此表示。

谈及创造飞书的初心,谢欣先回忆了公司早年办公的情况:在字节跳动成立的最初几年,公司曾使用过市场上所有主流的办公软件,但没有一个能完全满足需求,字节跳动开始萌生“自己做一个”的想法。

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

实际应用中,字节跳动发现市场上的各种工具“跟不上这个时代”。尽管20多年来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但人们的办公场景似乎还是老样子。以Word为例,这款1997年诞生的产品至今仍是全球最重要的生产力工具,这里面显然有哪里出了问题。

从痛点出发,谢欣把办公工具市场的问题总结为三点:

  • 生产力工具严重缺乏变革:产品应该面向屏幕,并且手机阅读体验友好,而不是面向打印机。此外,产品应该方便团队共同使用、创作和交互。

  • 工具对组织的影响:工具应该激发员工的智慧,而不是让员工抗拒。

  • B端产品用户体验:和C端产品相比,B端产品的用户体验并不友好。

上述经历和思路便是飞书的起点。2017年,字节跳动在全公司推广使用飞书,公司内部的协作统一到了飞书平台上。此后,飞书又进一步拓展市场,成为字节跳动的TO B产品。

随着飞书商业化的不断推进,字节跳动输出的不仅是飞书这个工具,而是一种“下一代的工作方式”。

关于字节跳动为什么能快速崛起,外界有各种分析,其中屡屡被提及的是字节跳动创新的管理方式。在以往,要想“偷师”某个企业内部的运行方式,靠的一般是挖人,也有相关的咨询公司提供这类服务,但要了解字节跳动,可能不用这么大费周章。

在阐述飞书的产品理念时,谢欣喜欢讲“The tools we use shape the way we work(我们使用的工具塑造了我们的工作方式)”。如其所言,飞书的存在深深影响了字节跳动的工作效率和管理模式,企业的工作方式已经充分体现在了办公工具上。

效率方面,飞书聚集了IM沟通、文档协作、日程记录等各个办公场景的高频功能,省去了员工用于切换账号的时间成本。此外,由于各项功能之间可以引用互动(比如在云文档中可以插入日程,同时还能对日程进行评论和互动),沟通效率也大幅提高。

基于底层能力的打通,飞书还通过一些交互细节上的创新,让信息得以透明地流动。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当飞书用户在云文档中@某人时,文档会自动为对方开启编辑权限,并以消息的方式提醒对方。这不仅省去了“开通权限-告知对方-来回切换”的繁琐操作,更让信息能更全面、透明地展示给参与者。

这其实是字节跳动“Context, not Control”理念的体现。传统的管理模式是“集中式”管理:所有的信息都汇总到一把手,员工仅仅是执行者。但在飞书里,新进群的人可以看到工作群所有的历史信息,领导的日程、工作进度,公司所有人都能看到。

重视Context的好处在于,员工能更清晰地了解公司的动作意图,也能亲身参与到公司发展中,而不仅仅是执行命令。在这个过程中,公司的策略不容易“走形”,员工的积极性也能够得到激发。

总的来说,飞书不是单纯地把工作从线下搬到线上,也不只是解决了时间维度的效率问题,其存在的核心意义更多是重塑了员工的工作思路和公司的管理方式。由于产品优势和设计思路的前瞻性显而易见,飞书很快就成为了先进企业的首选。

“先飞”带“后飞”

除了阐释初心、发布新产品,“飞书未来无限大会”另一个展示重点是飞书一年多来的商业化成果。从官网信息和大会演示视频来看,飞书的客户列表可谓“星光熠熠”:小米、物美、华润、蔚来、蓝城兄弟、货拉拉……飞书的客户多是行业头部玩家,且都站在潮流前沿。

客户共性的出现与飞书的拓展路径有关:一方面,上述企业大多发展较快,内部人员庞杂,所以在信息传达和工作效率方面的提升诉求极强,天然就是飞书的目标客户;另一方面,基于自身的产品特性,飞书在商业化方面选择了从互联网、高科技、新媒体三大核心领域切入,逐步向金融、零售等更多行业渗透的策略。

部分飞书的客户,图源:飞书官网

去年10月,小米公司开始小范围尝试使用飞书,并逐渐推广至全员近2万名员工,雷军曾公开为飞书“站台”,称飞书“越用越顺手”。

雷军在微头条称赞飞书

小米业务线多、且员工分布在全球各地,因此沟通效率是其办公场景的核心痛点。在全面推广飞书之前,小米各子公司/部门之间多是独立运作,员工用的是各自的个人IM工具、通过离线文档来同步项目信息,视频会议、云盘、邮件等更是处于多套工具并用的状态。

内部系统的割裂极大影响了效率,飞书的引入相当于打通了各个办公功能,企业内部的信息得以沉淀。此外,飞书的联系人功能还让小米员工能够快速定位其他部门的业务同事,破解了原先内部跨团队沟通不便、拉群加人效率低的难题。

对于像小米这样的全球化企业来说,跨时区、跨国别的沟通是其要面对的个性化问题。借助飞书,海外的小米员工也可以获得和国内同事一致的沟通写作体验,飞书还提供了诸如日历辅助时区等方便跨时区沟通的功能,从产品能力上为全球化企业打造无边界组织进行了一系列底层设计。

如果说小米和字节跳动有企业基因上的共性(比如都成长于移动互联网时代、都热衷于探索前沿科技),那么物美案例则是飞书跨行业能力的集中展现。

疫情期间,物美集团在北京各社区提货站情况的更新、各区店长的沟通、项目的推进等均在飞书上完成,集团几万名员工实现了全员在线。此外,物美各个部门还在飞书上建立起了对内工作的“服务台”,以“IT系统运维”服务台为例,当门店有相关问题时,可以直接点击“IT系统运维”反馈,无需再到处找IT同事询问。

商业世界之外,飞书还进入了校园。基于良好的生态环境和开放能力,飞书为南开大学的个性化功能开发提供了基础平台。南开微应用、消息中心、意见簿、南开一码通等自建应用相继集成到了飞书上,师生也可以在飞书上快速接入课程评教、信息查询、一卡通充值等基础校园服务。

产品是最好的广告:南开大学的师生已自发使用起了飞书的其他功能,当下,飞书已经成为南开大学建设“智慧校园”的“第一门户”。

从各行业客户的反馈来看,飞书成功地帮助B端管理层和C端使用者实现了效率的提升和工作方式的改善。而在这个过程中,飞书也受益于客户在降本增效方面的成果。

回本溯源,TO B无疑是个长期风口,大量市场空间尚待挖掘,但企业服务之所以能在这几年成为行业热点,原因在于企业对降本增效的需求越来越强烈。这意味着TO B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不来源于价格战、也不在于营销上的发力,而是实实在在地帮助企业提升效率。

在媒体交流环节,张楠表示,TO B是个慢行业,因此飞书做了5年到10年的规划。长线来看,这个市场不仅是产品和产品之间在竞争,也是飞书的客户和其他产品的客户之间在竞争。

也就是说,接入飞书的先进企业相当于为飞书的潜在客户“打了个样”。随着这类企业的业绩和声势不断提高,其管理方式也会随之“破圈”,飞书将进入更多B端客户的视野,最终形成“先飞”带“后飞”的现象。

如今,除了字节跳动本身,那些自带流量的“先飞”企业已经成为“飞效应”的最佳代言者,在数字化办公的大势中,“飞效应”还要去往更多地方。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期待您加入深响社区,链接有价值的科技内容和内容读者,我们期待您的到来!详情请戳
加群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