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张策后,朱一旦“没内味儿”了

离开张策后,朱一旦“没内味儿”了

©深响原创 · 作者|丁茜雯

“顶流网红”朱一旦和“灵魂旁白”张策“分手”了。

朱一旦,这位从短视频领域账号“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走出来的网红,在全网拥有着1000多万粉丝。但前不久,朱一旦却不顾流量热度,足足停更了半个月。

10月中旬恢复更新后,粉丝惊讶地发现,朱一旦的视频缺少了熟悉的味道——负责朱一旦视频幕后工作的“功臣”张策消失了。

张策也没给大众议论吃瓜的机会,很快“官宣”解答了疑问。10月16日上午,张策正式发微博表示,已在月初从原公司离职,不再担任《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系列视频的策划、导演、编剧、配音,回归为简单快乐的创作者。

离开张策后,朱一旦“没内味儿”了

和平分开的二人,从台前幕后的合作,一同走向了台前。这不免令人好奇,离开张策的朱一旦将会走向何方?而张策,又能否再复制出一个新的“朱一旦”?

前朱后张 互相成就

没成为网红“朱一旦”前,朱亘还只是个在淄博创业的海归富二代,是行走的“霸道总裁”。

2018年,朱亘执着地物色着新编导,想要继续在短视频领域创业,尽管在此之前他已经连续“扑街”多次。此时,刚刚娶妻回到聊城老家的张策,正陷入在“跟着岳父干工程,还是继续拍视频做导演”的思想挣扎之中。当看到朱亘的招聘启事后,张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加入。

起初他们做了一些账号,但发现反响并不怎么好,张策便开始琢磨,要怎样才能做个不一样的内容出来。

在与朱亘面对面坐着“放空”时,张策看老板玩着小游戏,心里只觉得枯燥不已。但同时,他的脑海中渐渐萌生出来了一个清晰的想法。

张策在接受《GQ智族》采访时表示,他盯着老板瞧了很久,发现朱总有着圆脸和啤酒肚,细边眼镜背后是一双圆眼,眼神平静,似笑非笑,偶尔有些空洞。不知怎的,一个平行时空里的朱总出现在了他的想象之中:有钱、有闲、生活无聊。接着他把亘字一分为二,“一旦”诞生了。

离开张策后,朱一旦“没内味儿”了

在张策看来,朱亘作为从未为钱发愁过的“富二代”,与从小吃苦的自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对比也促使了认知上的不同,会产生极为有碰撞力的内容。

有了想法之后,张策怀着忐忑的心情找到了朱亘。而朱亘欣然应下了要求,“转行”为演员“工具人”。

张策的创意在实践中获得了极好反馈。2019年6月11日,“朱一旦”系列的第一条抖音短视频发布,第二天就已吸引三万粉丝关注。三天后,账号粉丝量涨到20万,连更多条后粉丝量直逼百万。

在张策的带领下,团队正式将这一系列视频命名为《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紧跟时事热点产出凸显普适性的社会矛盾的内容,将“有钱人”人设与“小人物”同时融入作品,充满黑色幽默和现实主义。确定完内容定位,这些短视频也开始在微博、B站等多平台全网同步分发。

此后,张策和团队迅速加深内容的丰富性,打出个性化。根据网友带来的灵感,其视频创造出了“酒肉朋友”、“非洲警告”等流行词。“朱一旦”似笑非笑、动不动就笑出“朱叫”、送出“非洲警告”、戴着劳力士的富豪形象,也成了鲜明特色的标志。每期视频固定结尾的那句“哎,有钱人的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也成为了时下的网络流行语,强势洗脑。

“朱一旦”火了,迅速成为互联网上的一个流行符号,也“盘活”了二人身后一直亏损中的MCN公司,名声大噪。

离开张策后,朱一旦“没内味儿”了

进入2020年,“朱一旦”系列又迎来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热度爆发。疫情期间,“朱一旦的枯燥生活”更新了短视频《一块劳力士的回家路》,以黑色幽默的形式,讽刺倒卖口罩产业链的无良。这支视频仅在B站就获得了千万级别的播放量,同时也吸引了各大官媒的注意、转发。一夜之间,朱一旦拥有了井喷式热度,彻底走红全网。而创作出这支视频的张策,也更加被大众所熟知。

利益攸关 难逃分手

朱一旦离开张策,等于失去灵魂;张策离开朱一旦,等于没了品牌。但“灵魂”与“品牌”,最终还是分道扬镳了。

究其原因,不外乎是“能者多劳,利益少得”的现实问题。

朱一旦与张策,在现实中是老板与下属。既是员工又是幕后创作者的张策,承担了导演、编剧、配音等视频核心内容的制作,相当于一人团队,成为了推动IP存活的主力;而老板“朱一旦”,却仅仅是被推到台前的演员。这一情况,其实和MCN机构的模式恰好相反。

张策也进行过成为“台前”知名网红的尝试,但一直以来张策的独立账号流量远远低于“朱一旦”,其自身也并没有成功打造出个人IP,如没有头部网红的引流就没有什么关注。而依托“朱一旦”打造出来的矩阵号开心马小玲、职场大爆炸C座802等,张策也只是更多的以幕后身份参与。

离开张策后,朱一旦“没内味儿”了

另外,张策似乎也并未和朱亘有任何资本层面上的合作。据天眼查显示,老板朱亘名下有14个公司,其中“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属于光曜联晟传媒,“朱一旦”相关商标版权,也归其所有,张策没有任何职务与股份。

事实上,张策本人已经发现幕后身份对于自己有着在知名度建立上的限制。如今,双方的分手也反映了“老板为演员,员工为推手”这个模式的局限性所在。

离开张策后,朱一旦“没内味儿”了

但相比之下,也有打破这种局限性的存在。以papi酱为首的papitube便是很好的例子。

papi酱创办了papitube后,开始走向MCN化。在继续发展自身IP的同时,也令幕后员工与其一起合作出镜将视频内容展现,幕后创作者有了更多展示机会。

老板带着员工,从幕后走到了台前,有了更多的发挥空间,也更好地可以令幕后创作者,有机会成为签约作者,自主创作。

另外与朱一旦不同的是,papi酱自始至终都是创意提出者、内容策划和制作者。即便是创立papitube拥有大团队后,papi酱仍旧会把关每个视频的细节,与幕后导演、编剧等人共同探讨想法进行“头脑风暴”,而不是仅仅只是作为一个演员而存在。

离开张策后,朱一旦“没内味儿”了

当演员与幕后创作者身份是老板与下属关系后,能否一起携手走下去,重点就在于要保证幕后创作者能够在付出之后拿到相应的利益回报。但当幕后创作者想要的回报发生变化后,双方关系就可能不再稳定。

前景展望 仍有困境

因利益而“分手”后,并不意味着朱一旦与张策就能够实现双赢。

对张策来说,“朱一旦”是难复制的,现象级IP甚至可能是灵感、机遇、运气共同作用才能造就。

“朱一旦”的出现,打破了固态的视频创作思维和方式,独特的讽刺式黑色幽默,是其爆红的根基。但“打破常规”、“独特”都不容易,短视频平台上一个事物爆红后争相模仿的现象就能够说明这一点。

这其实也是一众MCN难逃的困境。papitube至今无法再造papi酱,如涵也难寻第二个张大奕,丢掉自己一手打造的“朱一旦”后,张策与妻子共同注册的公司打造现象级网红的难度极大。而完全复制朱一旦似乎也很难。网红往往是要以独特个性、创意内容等“独有”的标签才能收获行业青睐,复制粘贴则是大忌。

离开张策后,朱一旦“没内味儿”了

而对朱亘来说,怎么保住“朱一旦”的生命则是头等难题。

张策离开后,“朱一旦”团队更新的视频多少已经可以看出数据的下滑之态。而此后没有了核心人物创造出来的“独特”内容,“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可能面对的是灾难性的打击。即便是团队可以内容转型再谋新路,但粉丝流失的情况必定会出现。

网红生命周期短已是不争事实。在拥有亿级体量内容的短视频平台上,新人、新创意层出不穷,网红一旦出现风格变换或是内容质量滑坡,用户在巨量选择面前会毫不犹豫地去寻找同类型的内容替代者,而且平台的创作者扶持计划、个性化推荐还会帮助用户找到更多。

离开张策后,朱一旦“没内味儿”了

最后摆在朱亘和张策两位MCN老板面前的,还有业界终极大难题——如何规模化。

朱亘旗下的矩阵里,除“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外的其他账号很难称得上是顶流,其中“开心马小玲”和“职场大爆炸C座802”也只是小范围“出圈”,粉丝量停留在40多万,远不及“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的千万量级。甚至已经有账号长时间未更新,成为了“废号”。

张策与妻子一起,在2020年6月注册了一家传媒公司,起名为山东造梦星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自主成立公司之后,张策目前还未有新动向展示。也就是说,规模化离张策还很远。

未来是将分庭抗争,还是一同“沉没”,对朱亘和张策而言,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期待您加入深响社区,链接有价值的科技内容和内容读者,我们期待您的到来!详情请戳
加群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