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张艺兴成不了李秀满

抱歉,张艺兴成不了李秀满

©深响原创 · 作者|丁茜雯

“我的练习生计划正式启动。”

张艺兴29岁的生日上,他做了一件大事——启动“2020练习生全球招募计划”,其名下的“染色体娱乐集团”也正式面世。

“个体户”艺人成为了培养艺人的老板,张艺兴开启了从艺人向“孵化器”的漫长转型。毕竟花期有限,新老流量的交替更迭也是风云莫测。作为单一的存在,张艺兴的人气与作品,迟早会有经受不住时间考验的那一刻,现在他需要未雨绸缪。

抱歉,张艺兴成不了李秀满

图源网络

这是任何“顶流”都无法回避的问题,从神坛坠落的范冰冰,如今站车展、卖面膜、甚至在活动宣传照中被P掉。没有继承者的明星,相当于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当然,越来越多的明星也意识到了单一艺人商业模式的局限性,比如难以规模化、风险不可控、没有边际效益。于是他们开始布局——杨幂带出迪丽热巴、张彬彬、张云龙等新生代明星;黄子韬成立的龙韬娱乐,已向市场输出徐艺洋、曹曦月、马泽涵等;就连陈赫,也在个人工作室的名义下,签约了话题度非常高的哈妮克孜……

看上去,这种模式一口气解决了规模化、控风险、可循环的难题。但实际情况真的如此乐观吗?

张艺兴的练习生计划得到了韩国娱乐巨头SM老板李秀满的高度认可,李秀满也是歌手出身,后亲自上阵培养艺人,成为「孵化器」,成功打造出东方神起、Super Junior、少女时代、EXO等影响了KPOP发展潮流的偶像团体。

而张艺兴,从少年时代开始深受李秀满影响。在EXO出道之时,便公开表示,自己立志要成为“中国的李秀满”。在李秀满看来,染色体娱乐集团将会在张艺兴的带领下,成为中国最出色的娱乐公司,甚至给到了“亚洲第一”的期许。

但这条看上去光明的路,却充满了挑战和不确定性。

抱歉,张艺兴成不了李秀满

李秀满

张艺兴的玩法

根据染色体娱乐集团发布的信息来看,张艺兴的练习生招募计划面向全球,整体由线上初选、线下面试、正式培训体系三个部分组成。

“入门”级别的线上初选,要求练习生拍摄视频,秀出以高音为主的抒情歌、节奏感较强的歌曲及最擅长的曲目,根据有无伴奏来限制在视频中的展示时间。另外,舞蹈展示方面以Hip-pop,Kpop,Free-style,以及街舞等为主,对于零舞蹈基础者,只要求根据音乐自由律动。

不难看出,张艺兴并没有拘泥于必须全能,接受一定擅长与不擅长,在选拔过程中兼顾了多样性,交付于市场的选择,也更加全面。

除了唱跳,包括语言特长、独有技能等的个人特技,也是重点筛选要求,这是很多公司会忽略掉的一点。对于偶像来说,唱跳是普遍的基本,才艺是不同寻常的吸粉利器,也是转化商业价值的手段之一。另外,最与众不同的一个要求,当属对个人梦想进行三十秒的表述。这些条件,充满了张艺兴的“气质”。

抱歉,张艺兴成不了李秀满

最终入围的练习生,将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个组别进行分类培养,对标说唱、舞蹈、声乐、以及全能人才。而负责这些小组的师资、制作人等专业人士,皆是业内名家。

总体上可以认为,张艺兴要培养的是“张艺兴们”。

作为已经接受过市场检验洗礼的完成品,复刻自己所经历过的培养体系,是稳中求探索的路子。

据张艺兴所言,自己筹划之初,是抱着想要帮助更多像他一样愿意为舞台去拼、去努力的小孩。早在2017年,张艺兴担任《偶像练习生》制作人一职时,就萌生了这一想法。他认为,身为一名制作人,从前期的练习生选拔,到中期的指导训练,再到后期的运营,均该是参与其中。这是一套完整的培养流程。但遗憾的是,张艺兴的想法未能得以实现。

随着选秀节目的爆红,以张艺兴为主的初代流量们开始受到冲击,新生流量偶像的入驻,将市场的瓜分变成了狂欢嘉年华。以个人之姿来单打独斗的张艺兴,自然力不从心,转而开始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效仿“前人”李秀满,自己培养练习生,也是大势所趋。

诚如张艺兴所说,培养练习生,将会是其后半生的事业。

抱歉,张艺兴成不了李秀满

道阻且长

详细解读练习生计划不难发现,张艺兴从韩国的练习生体系里吸取了非常多的精华。

按染色体娱乐集团发布的招募信息来看,练习生将划分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等级,对应着RAP、DANCE、VOCAL、全能四种组别,这也是变相对应了韩娱体系中的A、B、C、D等级归类。除了分组,还不限制男女生,并行培养,积分制考核,完全搬运SM培养模式。

抱歉,张艺兴成不了李秀满

此番选拔练习生,张艺兴也是拒绝了各节目中的“回锅肉”,转而选择13-18岁的素人练习生,注重年轻化与惊喜感,夯实唱跳培养基础,不做“速成品”。这也是韩系娱乐公司,最为看重的一环。

然而,这种模式或许会在中国“水土不服”。

在国内市场,陪伴养成仍然占据主流位置,也是市场接受度最高的。但陪伴养成的特点是短期速成后的曝光。

以SNH48来说,从曝光亮相到剧场演出,往往训练时间只有两个月左右。看重的是粉丝和偶像一起成长的满足感,在这种情感的共鸣下,粉丝反而会有更高的容忍度。而偶像是否有可以担得起演出的唱跳等基础,全靠“偶像自觉”与天分。

《青春有你2》中,“死亡歌姬”苏杉杉因唱歌跑调严重到无法挽救,频上热搜,成为笑料。从《创造营2020》中成团出道的“硬糖少女”赵粤,凭借在SNH48时期积攒下来的人气获得了第二名,然而唱跳实力却一直备受诟病。

这些由速成带来的问题是张艺兴想要解决的。但他所要面对的问题在于练习生受众群体的速食、市场整体环境的快速迭代。先于张艺兴选择“韩式中用”的公司,其实大有人在。但不可避免的,最后均屈服于“速成”。

比如乐华娱乐旗下的孟美岐、吴宣仪经受过多年韩国模式下的培养,亮相于众时,已经对舞台游刃有余。但接棒亮相的乐华练习生金子涵、陈昕葳,在参与选秀之前,仅仅只有八个月左右的练习经历,属于短期内的“上架”,两期练习生的业务能力产生了极大的落差感,更是令受众开始质疑乐华的金字招牌。

抱歉,张艺兴成不了李秀满

吴宣仪、孟美岐(图源网络)

何炅曾在节目中透露,在选秀节目盛行的时候,很多经纪公司为了捧出一个,前期可以签下一百名练习生,在选秀节目开始前稍加训练后,便大批量投放,只要有一个火了,不管是什么方式火,那么这一百个都是没有白签。以此为基础,偶像的质量更是参差不齐。

内娱偶像市场,对于“挖掘”已经得心应手,而张艺兴所要挑战的其实是培养中的品控问题。难度之大,绝非依靠一个顶级艺人的经验判断所能解决的。

抱歉,张艺兴成不了李秀满

图源网络

品控问题之外,资源和运营也非常重要。而更重要的是,获得了顶流资源的新生代们能否不辜负资源。

在张艺兴之前,已经有不少艺人尝试过自主推出艺人偶像,但效果都很一般。

“归国四子”之一的黄子韬,创立了龙韬娱乐,输送出了徐艺洋这种已在其他公司平台训练过,具备了一定专业基础的“半完成品”参与多个节目。作为偶像的基本能力,她已经有所成型,但仍旧辗转于多个选秀节目,出道后反响平平。

而唐嫣、吴奇隆也曾以工作室的名义签约艺人,也未能扶起一个“阿斗”。

抱歉,张艺兴成不了李秀满

黄子韬与徐艺洋

相比之下,韩国的作业值得一抄。

韩国三大娱乐公司,其实也是由初代偶像成立的。除了SM娱乐制作人李秀满是韩国老牌歌手,YG娱乐制作人杨贤硕出身于90年代当红组合“徐太志和孩子们”,如今还偶尔活跃在大众视野中的JYP制作人朴振英,更是名噪一时的当红歌手。

从艺人身份变为培养练习生的老板后,他们更多地专注于幕后,将手中自有的资源按需非配。这也是为培养市场所需要的以及想要带给市场改变的重心。

值得注意的是,韩娱的粉丝基础是相对扎实的,而内娱“割韭菜”的心态更为突出——需要粉丝,却又不注重粉丝;认为一波粉丝离开,也会有新一波粉丝来到;一定程度上,粉丝也惯于遵循以艺人为中心。

想要复刻SM经营模式的张艺兴,最不可忽略的就是这片粉丝土壤。两种市场环境下所浇灌出来的粉丝形态,一定程度上可以影响到偶像的生存。如何加深偶像与粉丝之间的关联,从“入坑即出坑”转化为“入坑即死忠”且持续涨粉,还有很长一段路要摸索。

张艺兴想要改变的内地娱乐市场格局,是粉丝与市场共同的期待,但这也任重而道远。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期待您加入深响社区,链接有价值的科技内容和内容读者,我们期待您的到来!详情请戳
加群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