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新秀大IP《明日之子》:风波、自由与真诚

©深响原创 · 作者|刘语珊

组队几次流局,拍摄几次中断,录影拖到深夜,全体学员情绪高度紧绷,最终出现晋级学员要求与淘汰学员一同离开,整个场面一度失控,节目组不得不宣布停止录制,第二天再继续……

《明日之子乐团季》最新一期的剧情之起伏跌宕,让观众都为节目组捏了一把汗——连偶像剧都不敢编的剧情,却在真实的节目拍摄现场出现了。

明明是由一个经验极为丰富的团队操刀、已经成功打磨了四年的成熟IP,《明日之子》为什么会在“乐团季”之中,迎来这样难以预料的剧情走向?

乐团不易,风波不断

“乐团”其实就是这一季一切“意外”的题眼。

这一季的《明日之子》叫《乐团季》,因此与之前类似的选团综艺到节目最后才成团的机制不同,这档节目除了第一期的亮相以外,全程都是在“团战”。

因此,大量的意外实际上都是在这个逻辑之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果。

以往的选秀节目因为是最终成团,所以大多学员仅仅是在中间单个舞台有合作,也仅仅是在单个舞台中可能会出现冲突。但《明日之子乐团季》不同,从第一次公演两人组队,到三人、四人,最终实现五人组团的编制,团队的合作与磨合贯彻始终。

最新一期成绩公布,四人总人气影响最终排名

而且由于乐团的机制,不同于演唱舞蹈等表演形式,除了团队成员的性格和能力以外,还涉及到不同乐器的配置与配合,以及原创环节对学员音乐风格契合度的考验,对团队配合的要求和以往的选秀节目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而乐团在音乐上的配合,本来就是一件非常考验人的事情:要知道,即便是成名乐队,因为创作思路上的问题而解散的也不在少数,像是今年《乐队的夏天2》中亮相的乐队Joyside、木马、Carsick Cars等等都曾有过解散的经历,乐队成员之间起冲突更是司空见惯。

可以说,目前节目中出现的大量意外,从节目制作的角度来看或许是“意料之外”,但实际上放到现实的音乐合作历程上却是“情理之中”。

更何况,与这些已经成名的乐队相比,《明日之子乐团季》的学员还非常年轻,大部分都是首次被放置到公众视野里的“素人”,甚至不少都是才刚刚走出青春期的孩子。对他们而言,在公众舆论的压力下进行比赛,迎接每一场创作的挑战,还要与其他人合作磨合,挑战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不过,不得不说,这恐怕也正是《明日之子乐团季》这一季做乐团的魅力与价值所在。

这档节目的价值不仅仅在于最终选出了一个获胜的乐团,更是在于给所有人一个开放的讨论空间,让年轻的学员们在乐团组建的过程中找到“乐团是什么”的答案,让他们在乐团成长、壮大的过程中真正理解自己想做的音乐、想做的乐团是什么,意味着什么。

这样的一个过程中必然有痛苦,但却是成长所必经的:比如团队合作本身就是每一个乐团所必然面临的挑战,和必须修习的功课。每一个想要做音乐的年轻人,也必须经历过打开自己、对外沟通的过程,才能真正找到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做音乐,一起懂得共同创作、共同做音乐的可贵和乐趣。

而一旦经历过了这样的过程,才能真正懂得什么是同伴的可贵。就像是在二人组队的过程中,学员廖俊涛和沈钲博就是一开始在思路上南辕北辙,完全无法沟通、无法合作,就连节目组都已经准备好放弃的情况下,突然间就“对上了”,打造出了非常成熟而又感人的作品,甚至成了后期在音乐成熟度上最有竞争力的乐团之一。

廖俊涛和沈钲博在宿舍进行沟通

另外,比赛固然是一个高压的环境,但它也给了学员们一个很好的机会,与业界顶尖的老师、一群非常优秀的同伴们一起去面对本来就会在音乐创作道路上出现的问题——这可能是很多人在整个创作生涯中都没有办法得到的机会。

包括我们可以看到,教师团老师梁龙、朴树在节目中也分享了很多自己做音乐,乃至于团队创作中的瓶颈。

像是节目中有着独特个人魅力的唢呐少年闫永强,一直面对着音色雄壮高亢的Solo神器唢呐该如何融入乐团创作的挑战——而业界恐怕没有比教师团成员梁龙的乐队二手玫瑰更适合回答这个问题的了,二手玫瑰也有这么一把唢呐,多年以来就玩得相当漂亮。

所以,当闫永强所在的自由时光组,在二手玫瑰的助演下完成了一次演出之后,才知道乐团原来可以这么玩,也就应该这么玩儿, “唢呐就是最强的”。“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与业界大前辈共同创作、共演一场所能收获的启发,恐怕也要比自己闭门造车来得猛烈的多。

自由时光与二手玫瑰合作舞台

高强度的比赛创造出了一个高度纯粹的环境,几乎可以说除了音乐创作看不到任何其他的杂音——也正是在这样高密度的音乐输入输出过程中,才让少年们快速成长,碰撞出了许多惊人的灵感火花。

自由、开放,与综艺创新中的风险

不过,从做乐团的角度来看的“情理之中”,放在综艺创新中还是不小的挑战。《明日之子乐团季》的录制中多次出现中断的情况,尤其是最新一期节目上线以后更加是争议不断。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明日之子乐团季》是全新的赛制,而节目组本身又在学员对团队的选择上给出了非常大的自由度,反过来反而在一些突发情况下导致节目组本身相当被动。甚至可以说,这本身就是一档制作方自身承担了很大的风险,还具有一定实验意味的节目。

节目监制邱越先前在采访中就曾提到了,《明日之子乐团季》这个项目是从去年十一月开始启动的,策划和准备的时间远远少于以往综艺节目一年的筹备期,而临近录制一个多月的时候又大调整了一次赛制。项目的赛制改变非常大,研发周期又特别短,这都是非常有风险的“创举”。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明日之子》这么一个本来已经非常成熟的IP,为什么还要去做这样的变化,把自己置于这样的“极限挑战”之中?

这背后一个行业性的原因在于,综艺创新本身就有它的必要性,越是综N代、越是模式化的节目就越容易陷入套路,容易让观众疲倦,也会导致节目的生命周期大幅下降。尤其是过去几年综艺选秀大爆发,如果还按照过去的套路做节目,学员、观众和制作组无疑都会进入一个倦怠期。

同时,从节目制作的角度来说,也必须与时俱进,紧扣当下社会情绪与关注点的变化。

先前,邱越就在采访中曾提到过,《明日之子》的每一季都在追求当下社会的热点和年轻人最为当下的态度和状态——这也需要节目在赛制和表现上去给出一个更符合当下社会趋势的框架,能给最当下的年轻人一个更自由的展现方式。

但从综艺制作的角度来说,“自由度”也意味着必然会有更多的不确定性与挑战。

而且,在这样极具有实验性的节目设置的基础上,《明日之子乐团季》中的学员又可以说是这几年竞演节目中最“素人”的:这群非常年轻、非常“素”的学员对什么是做节目、做艺人几乎没有认知。

做音乐的年轻人本身又更为敏感细腻,同时又有主见,这就导致他们在表现上更为真实,也会有非常多的意外事件出现。比如说学员因为压力而突然跑出录制现场,最新一期节目中选人环节一度出现流局,这一类真实又难以应对的现场情况在这一季中可谓是层出不穷。

除此之外,选秀节目中常见的能力与人气之间的错位,在《明日之子乐团季》这样一个对演奏技术、原创能力都有非常明显的高要求的赛制下,又被放大了。

人气很高的气运联盟对于乐团的作品和技术问题并不满意

原创音乐本身就对个人创作能力有很高的要求。做乐团还进一步要求学员在音乐性和音乐能力上要有契合度。但选秀类节目的养成属性会导致人气与实力、音乐成熟度之间产生错位,这些问题都会积累下来,成为中后期学员成长以及节目本身竞演上的挑战。

可以看见,在这几期节目中,学员已经很明显感受到了这些问题所带来的压力。

像是公认的在音乐性上非常成熟的水果星球,在填写与教师团交流的试卷时,直接写上了觉得团队最需要的是“人气担当”,甚至因为人气一度垫底的问题,在跟老师交流时没有主动选择第五人,表示担心团队这轮可能都走不下去,有点灰心。

而一直人气较高的气运联盟,则屡屡表现出了对于人气和呈现作品之间的不平衡所带来的担心——节目中人气排名第一的胡宇桐因为人气和呈现作品间的不平衡而陷入了焦躁的情绪,键盘手李润祺则因为无法面对作品一度想退出,甚至直接表达出了怕队友被人气绑架的担心。

李润祺一度选择退出气运联盟

也可以看到节目组从始至终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尝试用各种办法解决这些问题。比如说,在学员整体由于压力陷入焦躁的情绪的时候,留出了更多的教师团辅导时间,让作为“过来人”的教师团给出更多更专业的意见等等。

在最新一期节目,当由于各种意外暂停录制,导致录制进入深夜时段,学员情绪极度不稳定的情况下,节目组也选择了暂停录制,给年轻的学员们更多时间恢复情绪,理性思考自己的选择。

一诚可以抵万金

不过,尽管意外频出,这档节目中的真诚与热爱也已经打动了很多人。

《明日之子乐团季》中创设了一个虚拟的热血学院“明日高校”,所有的学员们正是在这样的一个热血校园中激昂青春。

节目进行到现在,可以看到这所“热血高校”也已经倾注了学员、教师团以及制作组大量的情感。像是本来作为飞行嘉宾的客座教授朴树被年轻人打动而选择续约成为特聘老师,甚至还主动为学员创作demo,给学员提供了大量的建议;周震南为了助演还专门学了单簧管;在几次演出中,整个教师团都直接参与帮助打磨作品并进行助演,这都已经完全超出了比赛的范围,而是在真情实感地在打造一个乐团。

这就说明,“真诚”才是最能打动人也最能感染人的元素。

这也是这个节目最可贵的地方。

即便不断有这些令大家意外、震惊的事件发生,你却也能在其中看见少年们的成长,以及他们与世界的对话、挣扎、反抗和爱——这一切都是选秀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呈现。在这所有的混乱与崩溃中,却让人看见了最为真实的青春与赤子之心。

而也正如《明日之子乐团季》节目监制马昊所说:“未知才是这个节目最大的魅力。它真的是有无数的可能性,而且可能性这个词至关重要,会让每一种可能都有可能,不定义谁不框死谁。”

这起伏跌宕的一期走到尾声,节目组给了学员更多的思考时间,学员也在走出了“上头”的状态之后,重新思考音乐、合作和友谊,做出了新的选择。

李润祺最终选择回归气运联盟

虽然更高的自由度,和更开放的内容制作方式必然意味着更多的“意外”和突发,但在选秀综艺高度同质化,甚至连学员都逐渐陷入模式化困境的当下,这样的自由与开放,这样对于真实的捕捉和追求反而显得更独树一帜。

而更为难能可贵的,还是在竞争之中却仍然不忘初心,仍然以最为真诚的赤子之心追求音乐梦想的年轻人们——青春,不正是这样。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寻求报道,请点击这里
期待您加入深响社区,链接有价值的科技内容和内容读者,我们期待您的到来!详情请戳
加群引导